奇才vs快船 > 國內國際 > 正文

奇才vs热火录像:瞭望丨淮河重現捕蜆人

奇才vs快船 www.jxwkt.club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王圣志 水金辰 劉美子

◇“上世紀末淮河污染嚴重,蜆子近乎絕跡,這幾年淮河上又見到捕蜆子的人,兒時的味道又回來了。”

◇隨著生態補償模式倒逼責任縣區改善水環境質量的做法在淮河流域展開。上游發展、下游受害的現象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流域共生發展新局面

2x

2018年11 月12 日,一群大雁在七里湖濕地飛翔周海軍攝/ 本刊

 

有“淮河鮑魚”美譽的蜆子,獨見于淮河上中游結合部,它們生長于河底的硬黃土中,對水質要求較高。清明之前,吃蜆最是時節,肉肥而嫩美。

盡管目前已經錯過了最佳時節,王家壩鎮漁民余海闊仍舊不忘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推薦這一美味,“上世紀末淮河污染嚴重,蜆子近乎絕跡,這幾年淮河上又見到捕蜆子的人,兒時的味道又回來了。”

日前,國家發改委印發了《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明確要把生態?;ず突肪持衛矸旁謔滓恢?,到2035年,淮河生態經濟帶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淮河目標基本實現。

從關閉“15小”、出臺《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暫行條例》到開展流域水污染聯防、重要閘壩防污調度和生態流量調度試點,25年來,淮河污染防治從未停歇。目前,淮河干流水質保持基本穩定,但一些重要支流水污染時有發生,淮河流域生態治理進入“啃硬骨頭”階段。

淮河水變清了

行走于淮河兩岸,許多祖輩居住于此的百姓向記者反映,以前流域性水污染事件時有發生,“守著大河無水吃”,這些年淮河水變清了,還能灌溉了。

淮河最大的支流沙潁河,一度為淮河輸送了不少污染。如今,浮游動植物、底棲動物較2013年有較大幅度增加,方格短溝蜷和河蜆,這些以往只在上游水質較好河段出現的物種,在河南周口以下河段的密度和生物量也增加不少。

淮河之濱,安徽省蚌埠市仇崗村村民張玉杰正在用鮑家溝的河水澆灌一簇簇盛開的鮮花。2012年,通過流轉36畝土地,張玉杰擴大了花卉種植,“以前污染廠在,飄著白煙,流著毒水,不敢種植。現在,仇崗良好的水和空氣滋養著它們成長,它們也在裝點村莊的容貌。”

一直跟蹤監督淮河水污染及其治理的“淮河衛士”霍岱珊說,上世紀90年代,淮河岸邊發現罹患癌癥幾率較高的村莊有20多個,“近些年癌癥發病率在大幅度下降”。

“水質好轉看得見摸得著。”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主任肖幼感慨道,1994年,淮河流域主要跨省河流省界斷面Ⅴ類和劣Ⅴ類比例高達77%,如今已經下降到20%,2010年起,干流水質已基本穩定在Ⅲ類。

聯防聯治共生發展

曾幾何時,淮河水污染讓兩岸百姓飽受辛酸苦痛。1989年,沙潁河大量污染團下泄注入淮河,淮南、蚌埠、盱眙等城鎮供水告急,盱眙斷水112小時;1995年,淮河發生干流污染事件,老百姓不得不在自行車后座馱上白色大水桶四處尋找地下水

污染觸目驚心,治污刻不容緩。

1994年5月,國務院環委會召開第一次淮河流域環境?;ぶ捶觳橄殖』?,提出實現淮河水體變清的目標,拉開了全面治理淮河水污染的序幕。1995年《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暫行條例》出臺,這是我國政府第一次為流域水體污染治理制定法規。

清理“15小”、實施對限期沒有完成治理的污染企業進行統一關停的“零點行動”……一系列水污染執法監督檢查之外,淮河流域開展了跨省河流省界水質監測、閘壩防污調度和水污染聯防聯治。

2015年,剛剛履新五河縣環保局局長的郭沖力就碰到了一件棘手事。當年汛期,沱河上游泗縣地區水位越過警戒線,在未通知下游五河縣的情況下開閘下泄,五河縣漁民飽受魚蟹死亡之苦。

“就看到一股股醬油色、帶有濃烈刺鼻氣味的污水下來了,魚全被嗆死了。”五河縣居民劉建利回憶說,當時給出的調查結果是,上游開閘將水中底泥卷起沖下,使得水溶解氧降低,加之沱湖小圍網養殖密度過大,造成魚蟹大范圍死亡。

隨后,兩縣所在地市宿州和蚌埠簽訂了水污染聯防聯控協議,流域內畜禽養殖整治搬遷,工業項目需安裝污染防治設備。“我們也是第一次收到1600萬元生態補償。”郭沖力說,聯防后的2018年,上游來水超過2015年,損失卻大幅度減少。

目前,淮河流域實現了上下游和環保、水利部門聯防聯治。34個聯防區站點,從河南、安徽到江蘇、山東,從干流到沙潁河、渦河、沂河等支流……

對跨界河流合力監督監測,如果污染物超標,上游將對下游補償。2018年,這種用生態補償模式倒逼責任縣區改善水環境質量的做法在淮河流域展開。

蚌埠將全市4個國控水質考核斷面及跨省、市界、縣界斷面納入賠付或補償范圍,建立起橫縱并舉、干支流互融、分級考核的區域水環境補償機制;河南省地市間均建立了水質監測站,生態補償資金由省財政直接劃撥。

目前,上游發展、下游受害的現象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流域共生發展新局面。

走向天藍地綠水清

未來的淮河流域環境會是什么樣?2018年11月,《規劃》擘畫了一幅天藍地綠水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綠色長卷:生態?;ず突肪持衛碇糜謔孜?,統籌上中下游開發建設與生態環境?;?,著力?;に試春退肪?,加快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生態流量調度,是近年來出現在淮河水利人口中的新詞。“以前主要是水資源利用、灌溉、航運和發電,并朝精細化管理發展。如今,水利還要做好生態文章,給河流留水量、給湖泊留水體,維持水生生物基本生存。”淮河水保局副局長程緒水說。

作為全國兩個試點之一,自2015年10月開始,沙潁河上游(周口斷面以上)進行了為期三年的生態流量調度嘗試。2017年起,河南省水利部門多次利用上游水庫泄水給下游河道進行生態補水,通過科學確定生態流量指標,保障河道天然生態系統關鍵物種不消亡,保證河道生態系統基本功能不嚴重退化。其中,2018年就進行了6次生態補水。

“沙潁河近兩年水生態狀況的改善與生態流量調度是分不開的。發展理念在變,我們水資源?;さ乃悸芬蒼誄克時;ず退;ぷ?。”程緒水說,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推廣生態流量調度,未來還需上游水庫有生態用水庫容。

目前,淮河干流水質保持基本穩定,但沙潁河、渦河等淮北一些重要支流水污染問題仍時有發生。肖幼說,要實現天藍地綠水清,從水資源?;だ純?,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記者采訪了解到,目前淮河治污面臨的主要問題包括:部分河流主要污染物入河量仍超水功能區納污能力,流域內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低于全國水平,與2020年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目標80.1%有較大差距等。

仇崗村的污染廠2008年底搬走了。2018年初,仇崗污染廠區及周邊新換了表層土壤,但一年多過去,記者看到陽光照耀在剛剛被雨水浸潤的土地上,又出現了些許白色的化學品殘留痕跡。蚌埠市生態環境局將這片土地納入蚌埠市污染地塊管理中,住宅、商業、學校、醫院、養老場所、農業生產等開發都被列入負面清單。目前,土壤修復仍是制約這里發展的一大難題。(此為《瞭望》2019年第23期封面專題“兩千里淮水降患記”系列報道之一)

責任編輯:任曉偉
本網登載的內容版權屬淮北新聞網所有。未經事先協議授權,任何個人及單位不得轉載、復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