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vs快船 > 國內國際 > 正文

2012-02-09-奇才vs尼克斯:瞭望丨兩千里淮水 降患記

奇才vs快船 www.jxwkt.club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王圣志 劉美子 水金辰

善治國者,必善治水。

淮河,被稱作中國歷史上最難治理的河流之一。明清時,黃河奪淮,上古佳水成為桀驁不馴的無尾蛟龍。加之“兩頭高,中間低”的獨特地形,每至汛期,兩岸沃野變成澤國。

新中國成立以來,淮河成為第一條開展全面、系統治理的大江大河。圍繞頻繁發生的嚴重水患,新中國成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治淮主要是防洪。從“千里淮河第一閘”王家壩閘,到具有當時國際先進水平的佛子嶺水庫,防洪工程建設如火如荼。隨之而來的淠史杭等大型灌區建設,增加了糧食供應,人、水、地治理趨于復雜。

進入上世紀90年代,隨著一系列重大工程建成并投入使用,治淮從“束水”轉變為“控水”和“水為我用”,減災興利能力實現了質的飛躍,實現了“淮河洪水入江暢流,入海便利”這一多年治淮追求的目標。

隨著淮河流域經濟社會的發展,人、水、地矛盾愈加尖銳,突出表現為流域生態環境破壞嚴重,污染超標,百姓生活安全面臨威脅。

2010年國務院再次召開治淮工作會議,部署進一步治淮38項工程,“生態水利”成為治水關鍵詞,并劃定了水資源開發利用和?;?ldquo;紅線”。

從確保江河不泛濫到追求人水和諧美好生態,淮河治理走了70年。70年來,治淮工程與新中國命運休戚與共,與工業文明的繁榮,環境污染的陣痛、人與自然的博弈,交織糾結;這條古老河流的滄桑巨變也折射出中國治水方略的變遷,從“控制洪水”到“洪水管理”,從工程水利、資源水利到生態水利;兩千里淮河安瀾,見證了中國尊重自然、認識規律、生態優先的發展觀的日漸完善。

翻開中國治水史冊,不僅僅是淮河,凡興水為利者,最終都走上遵循自然規律,人水和諧之路。(此為《瞭望》2019年第23期封面專題“兩千里淮水降患記”系列報道之一)

責任編輯:任曉偉
本網登載的內容版權屬淮北新聞網所有。未經事先協議授權,任何個人及單位不得轉載、復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