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vs快船 > 國內國際 > 正文

奇才vs火箭录像:瞭望丨人水和諧的治淮之變

奇才vs快船 www.jxwkt.club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王圣志 劉美子 水金辰 

 

4x

千里淮河蚌埠閘 水利部淮委供圖

 

◇新中國成立至20世紀90年代初,無論是國民經濟困難時期還是非常時期,治淮從未間斷。一座座庫堤閘壩崛地而起,一批行蓄洪區陸續建成,淮河防洪體系初步實現了“從無到有”;2009年治淮19項骨干工程全面建成,基本建成了較為完整的防洪除澇減災體系,可以防御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流域性最大洪水

◇“新中國成立之初很長一段時間內,治淮工作是以人的單方面需求為出發點,側重于對水域空間的限制和對水資源的索取。”與水爭地,圍墾河湖,加劇了人、水、地之間的矛盾,增加了治理的復雜性

◇2010年國務院再次召開治淮工作會議,部署進一步治淮38項工程,治淮理念從工程水利提升至資源水利、生態水利

云霞映著落日,金色的余暉灑向萬畝麥田。“今年一定又是一個豐收年。”在安徽省阜南縣濛洼蓄洪區內的王家壩鎮,劉克義一邊散著步,一邊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85歲的劉克義生長于淮河岸邊,見證了千里淮河的今昔巨變。1950年夏天的那場特大洪水對劉克義來說仍記憶猶新。短短20天內,淮河上中游三場暴雨接踵而至,洪峰疊合,水勢之大,百年未有,堤防相繼漫溢崩潰,平地水深丈余。

淮河地處南北氣候過渡帶,氣候水文條件惡劣,淮河流域卻是人口眾多的重要糧食產區。人口近1.7億,耕地面積達1.9億畝,小麥產量占全國一半,防洪安保任務艱巨。

歷史上黃河奪淮河入???,入海無路,入江不暢,四處泛濫,更增加了淮河流域的孕災率。歷朝歷代都把淮河治理納入治國的重要方略之中,但系統性的防洪工程幾乎為零。

新中國成立后,1953年,劉克義生長的王家壩建起了被譽為“千里淮河第一閘”的王家壩閘,扼守在淮河中上游分界處,守護淮河安危。

隨著從1991年開始興建的19項治淮骨干工程建設完成,淮河防洪抗災能力實現質的飛躍,可以防御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流域性最大洪水。如今,2010年部署的“進一步治淮38項工程”,已經開工建設28項;治淮理念也從工程水利提升至資源水利、生態水利。

淮河流域是國家實施鼓勵東部率先發展、促進中部崛起發展戰略的重要區域?;春擁陌怖?、流域的興衰,關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本刊記者再度探訪淮河,走進王家壩,聆聽古老淮河的新聲。

千年治淮“零”的突破

“入夜以后,工地上燈火通明,技術員和民工不眠不休地奮戰。”1953年1月,王家壩閘開工興建,劉克義投身其中?;匾淦鸕筆鋇幕鶉瘸【?,劉克義難掩興奮之情,“王家壩閘建成僅用了180多天,參加建設的共有1300多人。”

除了氣候水文條件惡劣,從地形來看,淮河南面支流源短流急,北面支流面大坡緩,干流河道比降平緩,上游至洪河口落差178米,中游王家壩向下490公里,落差只有16米,地勢平坦不便攔蓄洪水,極易形成“腸梗阻”。

劉克義記憶深刻的1950年夏天的那場特大洪水加速了治淮的緊迫性。1950年10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頒布“關于治理淮河的決定”,提出了“蓄泄兼籌”的治淮方針。1951年5月15日,毛澤東主席發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偉大號召,淮河成為新中國第一條開展全面、系統治理的大江大河。人民群眾表現出戰天斗地的熱忱,淮河兩岸數萬勞動大軍走上工地。

在“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偉大號召的第二年,1952年1月,大別山北麓、安徽省霍山縣城西南,佛子嶺水庫動工興建。這是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自行設計的具有當時國際先進水平的大型鋼筋混凝土連拱壩水庫,由水利專家汪胡楨主持。茅以升、錢令希、黃文熙、張光斗等多位國內著名水利橋梁專家邊勘探、邊論證、邊施工,攻克重大技術難題。1954年9月水庫建成,攔蓄了淮河南岸重要支流淠河的大量洪水,大大提高了淠河中下游的防洪標準。

緊接其后,淮河上誕生了新中國最大灌區、利用洪水興利的杰出代表——淠史杭工程。1958年,“11條總干渠全面開工,日均上工人數超過50萬,最多的時候達到80萬。”淠史杭總渠橫排頭管理處主任胡明說。

本刊記者站在淠河灌區渠首——橫排頭樞紐遠眺,一江碧水由西南向東北緩緩流淌,滋潤著沿線660多萬畝良田,引流閘上四個紅色大字“豐收之源”格外醒目。

竹?;啡?,碧波萬頃的響洪甸是淮河中游最大的山谷型水庫。為根治淮河流域水患,1954年梅山、響洪甸兩座水庫開建,革命老區金寨縣10萬畝良田、三大經濟重鎮被淹沒,10萬人搬離家園。

“原來的麻埠叫‘小香港’,水陸交通發達,河岸兩邊全是商鋪,客商云集,別提多熱鬧。”75歲的響洪甸水庫移民江守財告訴本刊記者,金寨縣麻埠鎮被淹后,他們一家人依著一棵板栗樹,搭建草棚,生活了八年。

新中國成立至20世紀90年代初,無論是國民經濟困難時期還是非常時期,治淮從未間斷。佛子嶺水庫、南灣水庫、蘇北灌溉總渠、江都水利樞紐、導沭整沂、導沂整沭、茨淮新河等一批工程先后落成。一座座庫堤閘壩崛地而起,一批行蓄洪區陸續建成,淮河防洪體系初步實現了“從無到有”。淠史杭等大型灌區的建設、江都水利樞紐的建成,擴大了灌溉面積、改善了除澇條件,淮河流域的糧食產量也大幅增加。

淮河流域平均人口密度是全國的4倍多,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1/4,水資源分布與流域人口和耕地分布、礦產和能源開發等生產力布局不匹配,使得淮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與水環境承載能力不協調,與資源環境?;さ拿鼙淶猛懷?。尤其是淮河流域農業人口占總人口的67%,土地成為這里百姓賴以生存的“命根子”。

“建國之初很長一段時間內,治淮工作以人的需求為出發點,側重對水域空間的限制和對水資源的索取。”在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副總工夏世寧看來,沿淮湖泊洼地原本應為洪水滯蓄場所,由于人口增加,與水爭地,圍墾河湖,加劇了人、水、地之間的矛盾,也增加了治理的復雜性。

19項骨干工程換得淮河安瀾

淮河治理之難,難在洪澇旱三害交惡,洪為元兇,澇隨洪而來,旱則交替。因此,治淮首先應該治洪,洪害不除則全盤不活。

淮河流域防洪?;で婊?5.75萬平方公里,人口1.2億人,防洪保安任務重。

1991年淮河流域發生全流域性大洪水,受災面積8274萬畝,受災人口5423萬人,直接經濟損失達340億元,約為當年全流域國民生產總值的20%。

2007年,淮河流域又發罕見洪水,受災面積3748萬畝,受災人口2472萬人,直接經濟損失155.2億元。

數據對比顯示: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二大洪水,僅次于1954年,但18座大型水庫攔蓄暴雨徑流達21億立方米,受災面積、受災人口均呈減少趨勢,直接經濟損失比1991年減少54.3%。

改革開放以后,我國經濟煥發出巨大活力,綜合國力不斷增強,為繼續推進淮河治理提供了根本保證。1991年,國務院確定實施治淮19項骨干工程,打造出一個又一個經典治淮工程,防洪抗災能力得到質的飛躍。

蘇北大地,淮河入海水道頭枕洪澤湖宛如天虹,百米寬的河道泛著銀光伸向大海。2003年6月28日,淮河入海水道近期工程正式通水,結束了淮河入海無路的歷史,使洪澤湖大堤防洪標準提高到百年一遇。

俯瞰臨淮崗,主壩飛渡淮河兩岸,猶如長龍橫亙在煙波浩淼的水面之上,一座工程紀念碑赫然矗立,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映入眼簾——治淮豐碑。2007年,淮河中游最大水利樞紐臨淮崗工程順利通過驗收,設計庫容85.6億立方米,結束了淮河中游無防洪控制性工程的歷史,為淮河防洪增添了一道安全屏障,使淮河中游防洪標準提高到百年一遇。

上世紀70年代開始規劃實施的沂沭泗河洪水東調南下工程,1991年以后,又繼續向南延伸。迄今,南四湖二級壩水利樞紐、韓莊控制、劉家道日樞紐、大官莊樞紐等工程相繼建成,沂沭泗河中下游主要防洪?;で籃楸曜即?0年一遇,沂沭河洪水可就近東調入海,南四湖洪水南下較為暢通。

骨干工程的相繼完工,也在改變對洪水管理的理念。一直以預防和搶險為主要任務的流域水旱災害防御,隨著1991年后一系列重大工程建設并投入使用,轉變到主動控制和利用,并贏得了2003年、2007年流域“大水小災”的局面。

“2009年治淮19項骨干工程全面建成,基本理順了紊亂的水系,基本建成了較為完整的防洪除澇減災體系,減災興利能力得到顯著提高,可以防御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流域性最大洪水,并且實現了淮河洪水入江暢流,入海便利,保障了區域經濟和社會穩定發展。”肖幼說。

治淮19項骨干工程的建設,也為淮河航運能力的快速提升打開局面?;春影霾憾穩?42公里,三級航道橫貫東西,現場常年可通行千噸級船舶,擁有“千里淮河第一大港”之稱的蚌埠港,是淮河流域唯一的國家級主要港口。

距離蚌埠閘還有三公里,船長趙樹義把船停下,拿起手機,登錄APP排號過閘。船上滿載400噸煤矸石,要從安徽渦陽運到江蘇宜興。

“上世紀90年代末,船只開始朝著大型化、專業化發展,但是淮河干流航道通航能力只能達到四級、五級,碼頭最大靠泊能力只有百噸級。到了閘口,還得劃個皮筏子去排號。”51歲的趙樹義親歷著淮河航運的變遷。

蚌埠閘水上交通安全檢查站站長李忠介紹,自2007年蚌埠復線船閘開工后,單向過閘貨運量提升至1470萬噸,域內河流航道等級不斷提升,根據《安徽省水路建設規劃(2017—2021年)》的要求,目前正在分段實施淮河干流“三升二”工程。

生態水利繪就人水和諧新畫卷

5月是紫花苜蓿盛開的季節,也是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朱頂鎮最美的時節。作為防洪?;で?,生態美好成為朱頂鎮的第一追求。記者看到,5.6萬畝連片紫花苜蓿堆綠疊翠,各色收割機在草場上游走,人們忙著將堆積成山的苜蓿運往畜牧企業。

很難想象,“朱頂鎮原來屬于香浮段行蓄洪區,2014年調整為防洪?;で鄖?,農業種植結構單一,難以形成規?;種?,產業發展受到制約,農業龍頭企業更不會落戶于此。”五河縣扶貧開發局副局長梁開欣介紹。

17處行洪區和4處蓄洪區組成了淮河干流的泄洪通道,曾經是區內百姓賴以生存的家園。“以前每次行洪時都要轉移大量人口,災后恢復自救難度也大。”夏世寧坦言,經常性啟用行蓄洪區導致數十萬人撤退轉移的防汛調度方式已經越來越難以實施。

隨著淮河流域防洪除澇減災體系基本形成,2010年國務院再次召開治淮工作會議,部署進一步治淮38項工程,包括行蓄洪區調整和建設、重點平原洼地治理、行蓄洪區和淮干灘區居民遷建、上游防洪水庫工程建設等,治淮理念從工程水利提升至資源水利、生態水利。

新理念、新實踐帶來新變化。目前,流域內350平方公里的行洪區已改為防洪?;で?,干流中游河道灘槽泄量可基本滿足防洪要求;行蓄洪區和淮干灘區40多萬群眾實現搬遷,退地退人,讓道于河,常遇洪水行蓄洪區已無需臨時轉移群眾。

洼地治理前,淮河兩岸有10萬平方公里的“水口袋”,耕地面積約1億畝,平均3至4年就要發生一次澇災,一次災害長達2至3個月,澇災損失占洪澇災害損失的2/3以上,流域農業生產波動很大,部分群眾因澇致貧。

邱家湖行蓄洪區的潁上縣半崗鎮就因地處洼地,老百姓飽受“關門淹”困擾。“這些年,洪水少了,洼地得到治理,排澇設施明顯提升,我們利用湖區連片平整的優勢,發展適應性農業,沒想到洼地從‘水口袋’變成了‘米糧倉’,老百姓還是靠‘水’脫了貧。”半崗鎮扶貧辦主任阮大偉說。

“過去的目標是江河不泛濫,現在是生態美好,協同治理,共享發展。”肖幼說,進一步治淮38項工程更加重視民生,科學利用洪水資源,提出“給洪水以出路”,明確水資源開發利用和?;さ?ldquo;紅線”,確定流域水資源可利用量控制指標等。

38項中目前已有28項開工建設,南水北調東線一期工程2013年建成通水,截至2019年5月6日已累計向山東調水37億立方米,對緩解山東省尤其是山東半島近年連續干旱水資源供需矛盾發揮了重要作用;投資900多億元,惠及河南、安徽兩省4132萬人的重大水資源配置工程引江濟淮開工建設,工程以城鄉供水和發展江淮航運為主,結合灌溉補水和改善水生態環境,設計引江規模2030年、2040年分別為240立方米每秒、300立方米每秒。

一幅新時代的治淮藍圖已經繪就?!痘春恿饔蜃酆瞎婊?012—2030年)》指出,到2020年建成較為完善的防洪防澇減災體系、基本形成水資源配置和綜合利用體系、構建水資源和水生態?;ぬ逑?、基本建立流域綜合管理體系;到2030年,建立適應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的完善的水利體系,保障淮河流域防洪安全、供水安全、糧食安全和生態安全,協調人與自然的關系,實現人水和諧,支撐流域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治淮建設是一項事關流域乃至全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的戰略性工程。多年來,流域四省團結協作,形成治淮合力。”但肖幼認為,目前水利信息化還處于較低水平,還未形成智慧化體系,要盡快解決技術瓶頸,利用大數據實現對水情、排污等情況的監測監控,才能真正實現全流域的科學調配。(此為《瞭望》2019年第23期封面專題“兩千里淮水降患記”系列報道之一)

責任編輯:任曉偉
本網登載的內容版權屬淮北新聞網所有。未經事先協議授權,任何個人及單位不得轉載、復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