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vs快船 > 國內國際 > 正文

奇才vs热火比赛录像:臺風過后,荊州鄉黨委委員李夏留下了什么

奇才vs快船 www.jxwkt.club 央廣網安徽績溪9月12日消息(記者趙家慧)

【序】月亮一日圓過一日,13日就是中秋了。今年中秋,安徽省宣城市績溪縣荊州鄉的鄉親們特別思念一個人——在抗擊臺風“利奇馬”時不幸遇難的33歲荊州鄉黨委委員、紀委書記、監察專員李夏。

出事的那條小路已被清理干凈,但看到寫著“前方滑坡”的立牌,鄉親們還是會不由自主抬頭看一眼被泥石流重創的山體。那觸目驚心的痕跡仿佛在他們心里撕開了一道口子,提醒著他們8月10日發生的不幸。

李夏的最后一條信息

時間回到8月10日的凌晨。受9號臺風“利奇馬”的影響,300公里外的安徽省績溪縣東北部出現強降雨。降雨量最多的荊州鄉在3小時內,降雨量就達到了96.5毫米。

在山區,比暴雨更可怕的是它導致的山體塌方。自5日接到臺風預警,李夏就一直密切關注“利奇馬”的動向。9日傍晚,他沒有按原來的打算回黃山老家和妻兒團聚,而是跟全體鄉鎮干部一起整裝待發,開會布置,安排巡察,全力保障鄉親們的生命財產安全。

10日下午,李夏先是和荊州鄉人大主席王全勝、下胡家村支書胡向明一同趕赴差點發生險情的敬老院,剛轉移、安撫好18位五保老人,他們便接到電話:下胡家村口可能有塌方的危險!三人立刻出發,趕往村口。

“下胡家村土地廟這里塌方,樹倒下來把路攔了,電線疑似被打斷。”滑落的碎石混合著泥漿,折斷的樹干散落在道路兩旁……李夏拍下現場照片發到“荊州鄉黨政領導干部微信群”,提醒大家注意安全。這也是李夏發出去的最后一個信息。

一分鐘后,接連發生的三股泥石流從道路一側的山上沖下來。李夏被氣流直接推了出去,消失在渾濁的石門亭河中。

“李夏找到了!”這并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句子。此時已是8月11日早上6時,整整一夜過去,所有的人都想到卻不愿相信這一結果。經過13個半小時的搜救,李夏的遺體在下游約2公里的王仙莊村被找到了。

身體力行 三嚴三實

2014年12月,李夏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在思想匯報中寫道:“入黨作為我人生的一種志向和追求,作為自己實現人生價值取向與理想信念的目標,是一項無比神圣而光榮的事。”

在李夏的辦公桌上,擺放著一本《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綱要》。他曾和同事說,“青年干部學什么,首先是政治理論,沒有政治觀點就沒有政治靈魂,要提高政治素養。”

李夏的《工作日記》永遠停留在了8月10日,攤開的筆記上記錄著出事當天上午,他所做的事情: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相關論述,召開‘三個以案’警示教育研討會,通報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問題……

“三嚴三實”,是李夏始終貫徹的工作態度。對他而言,做基層工作,謀事要實,做事也要實。腳踏實地,真抓實干,努力創造經得起人民和歷史檢驗的實績。

2011年9月,25歲的李夏考入長安鎮人民政府。和他一起工作多年的長安鎮黨委副書記姚菊榮,還記得見他第一面時的印象,“他是黃山屯溪人,但看上去完全不像城里的80后,整個人很樸實。”

入職以來,李夏先后干過紀檢監察、政府文書、城鄉建設、社會保障以及應急、保密、檔案管理等多項工作。最讓姚菊榮印象深刻的,是李夏的學習能力,“一般成為部門負責人需要3、4年的時間,但李夏半年多就是社保所負責人了,說明他的業務能力很強。”

一片“初心” 開出花朵

2017年,李夏成為高楊村的黨建指導員。在長安鎮所轄的10個村子里,高楊村是最偏僻、交通最落后的一個。李夏的到來,給這里帶來了巨大的變化。

作為高楊村的主要經濟來源,村民早在2012年就開始種植貢菊。但由于不懂技術,貢菊的產量和質量都很低,每畝的年利潤只有5、6000元。

李夏從家鄉黃山請來了技術專家,高楊村黨總支書記王慶華說,“效果立竿見影。”2018年,高楊村的貢菊種植面積從400畝增長到了1400畝,加上產量和品質的上升,每畝收益達到了8000元。

除了貢菊,李夏還從歙縣引入了產量大、品質好的雙季茭白。從剛開始時的2、3畝試驗田發展到了如今的12畝,預計今年可以為村集體經濟帶來6萬元的收入。

特色農作物種了出來,怎么賣出去?交通,是王慶華一直發愁的事,“貢菊是梯田種植,主要區域在高村到胡村塔村之間。之前這兩個地方之間不通路,我們一直靠著肩挑手提來把貢菊運出來。”

李夏決定為村里辦件大事——在高村和胡村塔村之間修一條機耕路。

兩三個月里,由于白天有其他工作,李夏都是晚上準備材料。王慶華看在眼里,“我們兩委班子年紀大了,也不懂要怎么去申請。材料都是他一個人準備的,我們給他打打下手。”

“縣里每年都會根據具體情況給鄉鎮撥資金,每個村提交的可行性報告是縣里考察的重要參考。”在姚菊榮看來,李夏的工作態度及其帶領的村兩委班子的工作成果,更是為他們贏得了信任,“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就沖李夏的工作態度,我們也相信資金放在高楊村能夠被充分利用。”

2018年下半年,49萬的項目正式立項。談到修路的進展,王慶華的語調變得歡快起來,“路基已經修好,接下來就是路面的平整了。十月貢菊秋收前,路就應該能修好!”

2018年,高楊村黨支部成為長安鎮唯一獲得“先進基層黨支部”稱號的基層黨組織,更是徹底甩掉了集體經濟收入“空白村”的帽子。

經濟發展了,下一步是美麗鄉村建設。在農村,要想徹底改善村居環境,光是改廁還不夠。李夏和村兩委商量著,“要積極向上爭取一個污水處理項目!”厚厚一疊材料,他準備了足足一個多月。終于,這個260萬元的大項目在他調任之際批了下來。“前期的選址、設計、招投標,他時刻都在關注。”當8月11日上午得知李夏遇難的消息,王慶華沉默許久,喃喃道:16號的開工儀式還準備請他回來看一看的,這下……

“他總是沖在最前面”

皖南山區的夏季常有應急情況發生。長安鎮副鎮長汪夏寅是與李夏同批考取公務員的老同事,在他的記憶里,“李夏總是沖在最前面。”

去年6月29日,長安鎮大源村發生特大洪水,山體發生塌方,洪水可能會把整個村子淹掉。凌晨4點,趕赴現場的汪夏寅看見,李夏正打著手電筒摸索著爬上山邊正在修建的公路高架橋查看山體情況。

高架橋還沒澆筑橋面,加上雨后濕滑,一不小心,就可能從20多米高的橋上摔下來。現場的人都捏著一把汗。近距離查看后,李夏作出判斷:“山體塌方還沒有穩定。今晚我們在這里值守,有險情第一時間敲銅鑼預警。”

那天,李夏一夜未眠。“由于一直赤著腳,我看到他的腳都已經被水泡得發白。”

8年工作里,這樣的險情不勝枚舉:2013年6月30日梧川村的洪水;2014年1月24日下五都萬羅山的森林火災;2016年5月4日大源村的山體滑坡;2018年6月29日大源村的特大洪水……學城市救援決策技術專業出身的李夏總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為保障災民安全,他曾連續值守三天三夜,也曾多次翻山越嶺,將生活必需品、帳篷送到災區。

普通話本地人

大學畢業后,李夏曾在銅陵市地震局做技術員。生活環境好,工作也輕松,但李夏覺得不適合自己。他參加了公務員考試,開始了在皖南山區的基層一線工作。

幾年來,縣直部門曾三次打算選調李夏,但他都沒有答應。他和汪夏寅說,“我喜歡跟老百姓打交道,能為老百姓做點實實在在的事,內心充滿成就感。” 

績溪這個地方“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姓”,而基層工作大多數時候要直接面對村民。對于外地人來說,方言這一關需要下很大功夫。李夏先找當地會說普通話的年輕人交流,再同中年人談心,三四個月下來,連當地老人地道的土話他都能聽懂,成了老百姓眼中“講‘普通話’的本地人”。

在三大攻堅戰中,精準脫貧是農村基層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李夏傾注很多心力的部分。“他經常一個月來好幾次,但每次都在晚上我們吃過飯之后來,從沒在我們家吃過飯。”回想聽到噩耗的那天,貧困戶許冬仙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13個多小時才找到,那么急的泥石流,他得多疼啊”。

這段時間,只要有記者來采訪李夏的事,如果不在家,許冬仙就會將自己家鑰匙寄給住在縣城的親戚,再由親戚送到村里,“就是想讓記者去我家看看,這些年,李夏真幫貧困戶們做了很多實事。”

在高楊村,李夏幫扶的5戶、聯系的1戶貧困戶已全部穩定脫貧。到荊州鄉不到1個月,李夏就跑遍了扶貧包保村下胡家村的36戶貧困戶,摸清情況,制定了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

如今,辦公室門口的工作人員去向牌上,李夏的去向箭頭永遠停在了“下村”的位置。

“極耐得苦,故能艱難馳驅” 

“極耐得苦,故能艱難馳驅”,這是李夏寫在《工作日記》扉頁上的話。

有一次,李夏去縣城辦事,太晚了只能住下。“他圖便宜,開了個40元一晚的小房間。”汪夏寅和他說,去縣城不是辦私事,按規定報銷,可以住個條件稍微好點的房間。李夏回答道,不值當多花錢,作為紀檢干部,更要以身作則,注意影響,不能讓別人誤會、說閑話。

在荊州鄉鄉干部周燕蓉的印象里,“他性格很溫和,半年多時間接觸下來,從來沒見過他和誰紅過臉,也沒見他大聲講過話。”

但一涉及工作,性情溫和的李夏就會變得嚴肅認真。自從2016年剛走上紀檢監察崗位后,李夏更是常說“紀檢工作來不得半點馬虎”“紀檢監察干部不能當老好人”。

“他剛來就和我說,紀委工作要求嚴謹,一定要精益求精。”荊州鄉紀檢干事胡圣子還記得自己寫的第一份案件通報,“按照規定正文結尾才是‘主送、抄送’,我當時想當然把‘主送’寫在了開頭。”胡圣子以為只要內容沒問題,個別技術性錯誤問題不大,“李書記嚴肅批評了我,他說干紀委的工作連一個頁碼都不能有錯。”

2018年高楊村村“兩委”進行換屆選舉,李夏考慮利用這一時機,徹底整治不良風氣。他根據紀委查處的典型案件,歸納總結的“4455”工作法則,一直貼在高楊村會議室的墻上。工作法則要求黨員參會不準喝酒、遲到、抽煙,一經發現,絕對嚴格處理,對村兩委的工作風氣起到了正紀作用。

“李夏書記工作不僅認真嚴謹,還特別注重方式方法。”胡圣子雖然與李夏共事不到一年,但他對李夏卻是打心底里敬佩。

今年5月的一天晚上,李夏一踏進上胡家村一名老黨員的家中,就說了一句“你不是故意躲著我吧?”原來,這名老黨員因賭博受到黨紀處分,鄉紀委要將處分決定送達他家中。當天,李夏多次打他電話,他一直借故躲避不見,李夏決定直接上門。

一路上,胡圣子的心里都繃起一根弦,卻沒想到李夏一句話就緩和了氣氛。隨后,李夏拉著老黨員坐下來,耐心地向他講解有關紀律規定,指出他的錯誤,設身處地地勸他戒賭。一番“交心”后,老黨員主動作了檢討,心悅誠服地接受了組織處理決定。

擔任長安鎮紀委副書記、監察室主任期間,李夏主辦、參辦問題線索75 條,立案審查26 起,給予黨員干部黨紀政務處分26 人。到荊州鄉任職的半年多來,辦結6 起審查調查案件,有力維護了群眾切身利益,較好發揮了案件查處的震懾作用。

臺風一個月后,下胡家村已逐漸恢復了往日的寧靜。滿山的核桃已經成熟,今年的村兩委好像格外有干勁,組織護收隊和村民一起打果。如果李夏還在,他應該又要忙得腳不沾地。

秋意漸濃,高楊村的貢菊再過些時候就會開出雪一般的花朵。每次看著一筐筐的貢菊,李夏總是笑得比誰都燦爛,這是他第一次缺席秋收。

他出生在一個夏天,留在了一個夏天,8年的基層一線工作,他也將自己人生的“盛夏”奉獻給了這里。

8月,安徽省委追授李夏同志“安徽省優秀共產黨員”光榮稱號。

如今,他工作過的村子路通了,干凈了,村民的荷包也鼓了起來,他的“初心”開了花,結了果,并將傳播得更遠,影響每一個立志為基層事業發展做出貢獻的黨員。

責任編輯:任曉偉
本網登載的內容版權屬淮北新聞網所有。未經事先協議授權,任何個人及單位不得轉載、復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河北十一选五任5遗漏 北京时时彩pk10走势 划屏赚钱的 山西快乐10分基础走势 全民玩捕鱼苹果版 捕鱼来了官方论坛 双色球与大乐透软件 五行选号法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足球14场胜负彩预测 国内航空飞马尼拉航线赚钱么 大乐透带坐标的走势图 pc28投注法 自贡灯会做彩灯赚钱吗 天津体彩泳坛夺金开奖 室外淘气堡赚钱吗